《極武詣》是作者“拾金獛昧”的代表作,書(shū)中內容圍繞主角陳橙陳力展開(kāi),其中精彩內容是:的確,這貨很不對!望著(zhù)站在自己面前絲毫不虛,甚至有點(diǎn)自負的陳橙,他深吸一口氣,不住地皺眉沉思。首先,語(yǔ)氣不對。之前他沒(méi)癡時(shí)可不敢這樣跟自己說(shuō)話(huà),更不會(huì )開(kāi)口閉口“為兄”之類(lèi)的...莫不是投靠了哪位大能?還是說(shuō)經(jīng)歷了某種機緣?其次,氣質(zhì)不對。那個(gè)做事扭捏,陰惻惻的家伙可不會(huì )當面懟人,要報復也是事后...

極武詣 閱讀精彩章節

“我廢了你!”

陳力被這樣一激,渾身氣血翻涌,上去就要動(dòng)手。

另外西個(gè)卻一把將其摁住:“力兄別激動(dòng)!

小心中了奸計!”

“對呀,他這明顯是在故意激怒你,只要你一動(dòng)手,他就有理由反擊,到時(shí)候就算家主知道了,也得顧及他父母的貢獻,不敢太過(guò)為難?!?br>
“那你們說(shuō)怎么辦?”

陳力氣得想給西人每人一嘴巴子,但考慮到自己的高大形象,還是強忍了下來(lái),“總不能讓他騎在脖子上拉屎吧?”

“力哥你想,這小子看上去這么有恃無(wú)恐,說(shuō)不定藏了什么強力底牌,要是我們貿然出手的話(huà)...沒(méi)錯。

不如先放他一馬,回去將此事告知那位?”

左右兩人一人一句,硬生生把陳力的暴脾氣壓了下去,讓其翻涌的氣血降溫,暫時(shí)恢復了理智。

的確,這貨很不對!

望著(zhù)站在自己面前絲毫不虛,甚至有點(diǎn)自負的陳橙,他深吸一口氣,不住地皺眉沉思。

首先,語(yǔ)氣不對。

之前他沒(méi)癡時(shí)可不敢這樣跟自己說(shuō)話(huà),更不會(huì )開(kāi)口閉口“為兄”之類(lèi)的...莫不是投靠了哪位大能?

還是說(shuō)經(jīng)歷了某種機緣?

其次,氣質(zhì)不對。

那個(gè)做事扭捏,陰惻惻的家伙可不會(huì )當面懟人,要報復也是事后。

難不成被奪了舍?

不管是哪種原因,今日再糾纏下去吃虧的肯定是自己,他陳力只是意氣,又不是缺心眼,哪有上來(lái)就不分青紅皂白地沖上去送人頭的?

斟酌過(guò)后,陳力一甩袖,轉身便走!

走前還撂下句狠話(huà):“今日狀態(tài)欠佳!

如若不拒,改日再戰!”

只是這看似硬氣的一句話(huà)卻只留下一道殘影。

一溜煙的功夫,五人的背影就己經(jīng)消失在了遠處,好像是怕陳橙追趕,腳下的速度越來(lái)越快,感覺(jué)都快掄起來(lái)了。

沒(méi)等反應,就只剩下一股罡風(fēng),留陳橙獨自凌亂。

???

怎么就走了?

我都還沒(méi)開(kāi)始裝杯呢!

你們擱這擱這呢?

倒是一巴掌拍死我??!

見(jiàn)幾人氣勢洶洶地來(lái),又毫無(wú)停留的跑,陳橙只覺(jué)得滿(mǎn)頭黑線(xiàn)。

像這種不著(zhù)調的搞法,就算是相聲表演也不敢吧。

不過(guò),倒是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

“噗哈哈哈!

笑死本尊了!

還真有人半夜三更過(guò)來(lái)找罵?”

小白球被逗得一顫一顫的,“你說(shuō)這幾人傻吧,還知道情況不對,趕緊跑路。

你要說(shuō)這幾人聰明吧,他們打都沒(méi)打就被嚇跑?!?br>
笑,笑個(gè)錘子?

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?

本來(lái)這小玩意就不惹人注意,剛才一心求死沒(méi)理會(huì )一旁看熱鬧的白球,現在越想越氣。

你說(shuō)咋運氣這么差?

想活活不了,想死還死不成。

幽怨地瞥它一眼,陳橙也不廢話(huà),隨手抄起一張小凳,解下綁在腰間的束腰就爬上了桌。

放好小凳,利索地將束腰扔過(guò)房梁,陳橙現場(chǎng)表演最樸實(shí)無(wú)華的自?huà)鞏|南枝。

就不信死不掉!

剛把脖子套進(jìn)去,就聽(tīng)白球喃喃道:“哎,在這待了幾千年,好不容易遇到個(gè)能察覺(jué)我的家伙,不想長(cháng)生,卻一心求死,也不知到底是腦子不好還是缺根弦...”缺弦就缺弦吧。

反正在這活著(zhù)也沒(méi)意思,興許死了能再回到之前的世界。

就算回不去,也不想理會(huì )這邊的破事!

于是乎,小凳一踢,強烈的窒息感涌上腦門(mén)。

“死吧,死了也好,畢竟成為大陸最強者需要時(shí)間,打破位面又會(huì )經(jīng)歷很多煩心事,還不如一死了之。

畢竟連這個(gè)位面的事情都處理不好,去別的位面也只會(huì )徒增煩惱?!?br>
等等!

還可以去別的位面?

那是不是還有回到藍星的可能?

“等...咳咳!

救救...!”

似乎是聽(tīng)到什么重磅消息,陳橙雙腿開(kāi)始不住亂蹬!

可眼前的血紅讓他渾身無(wú)力,視力逐漸模糊,甚至連控制排便的能力都快失去了。

“深呼吸,頭暈是正常的~”見(jiàn)他己經(jīng)半只腳踏進(jìn)墳墓,白球不由得皮一下道,“別擔心,你死后會(huì )有人來(lái)替你收尸,雖然咱才剛認識不久,也不是很熟,不過(guò)我還是會(huì )想你的?!?br>
想你妹??!

救命!

老子又不想死了!

眼前的景象逐漸模糊,就在他青筋暴起,拼命伸手抓自己脖子上的腰帶之際,一聲略帶慌亂的驚叫響起。

“陳橙!”

緊接著(zhù)走馬燈浮現。

迷離之際,一雙柔軟卻力道不小的手抱住了他雙腿,在陷入昏迷前,仿佛聽(tīng)到如山間清泉般的聲音,若即若離:“你怎會(huì )如此傻?

為何想不開(kāi)…”等再次睜開(kāi)眼,自己己經(jīng)又叒一次躺在了床上。

白球安靜地懸浮在頭頂,脖子傳來(lái)陣陣疼痛,強烈的暈眩感還沒(méi)完全散去,天旋地轉間一襲白色身影正忙前忙后,收拾著(zhù)這差不多己然整潔的屋子。

“海螺姑娘?”

“這是...又沒(méi)死成?”

怪異地盯著(zhù)眼前的世界,陳橙自說(shuō)自話(huà),不知是慶幸還是感慨。

“你醒了!”

聽(tīng)到陳橙的聲音,收拾屋子的女人立刻放下手中動(dòng)作,邁著(zhù)短促又輕盈的步伐來(lái)到榻前,“還好沒(méi)事,要是再晚來(lái)一步,可就無(wú)法向你死去的爹娘交代了?!?br>
“素素咳咳..?

你怎么在這?”

從干涸的嗓子里擠出這么一句話(huà),他還有些發(fā)懵。

這位名叫素素的女孩在原主記憶里不算不陌生。

之前其母遭遇危險,陳橙的父母正好路過(guò)搭救,就此結下友誼。

再加上兩家同屬三大家族旁支,經(jīng)常一起出行,干脆就此結拜,一來(lái)一往間便熟絡(luò )了。

自從陳橙的父母失去消息,他患上癡癥,其他人都是避之如同瘟疫,就只有李素還隔三差五地過(guò)來(lái)幫忙。

這一年多見(jiàn)他過(guò)得凄慘,送過(guò)好幾次物資給他,也沒(méi)有因他癡傻而嘲笑。

只是平時(shí)李素都是白天來(lái),今夜怎會(huì )突然到訪(fǎng)?

“你還說(shuō)!”

束好裙擺,李素毫不客氣地坐在床頭。

長(cháng)裙將她姣好的身姿完美地勾勒出來(lái),明明二十多的年齡,但因長(cháng)相可人,皮膚白皙,在燭光的照映下反倒像個(gè)十六七歲的姑娘。

小說(shuō)《極武詣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