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(shuō)《末世廢土:我吸收了異能本源》,現已完本,主角是王子洲林曉,由作者“見(jiàn)不如非”書(shū)寫(xiě)完成,文章簡(jiǎn)述:正在王子洲參觀(guān)的時(shí)候,里屋傳來(lái)一個(gè)聲音:“是小王吧?”“小王八?”王子洲內心正對號入座,隨即趕緊客氣道:“是我~阿姨,叫我子洲就行?!彪S著(zhù)一個(gè)布簾挑開(kāi),林曉的媽媽拄著(zhù)拐杖走了出來(lái),說(shuō)道:“快坐,吃飯吃飯,叫我王阿姨就行,別客氣?!薄皩?,別客氣,快坐吧!”林曉也輕聲催促道,外面大大咧咧的女孩,在自己...

末世廢土:我吸收了異能本源 在線(xiàn)試讀

王子洲剛走出鎮長(cháng)家,就看見(jiàn)不遠處的林曉向他招手,僵硬的臉上擠出個(gè)笑容,抬腿向林曉走去。

“王大哥,飯早就好了,就等你了,再不出來(lái)都涼了?!?br>
林曉笑嘻嘻的打著(zhù)招呼。

王子洲深深的看了一眼這個(gè)樂(lè )觀(guān)堅強的姑娘,一天之內發(fā)生這么多事,她現在好像己經(jīng)全都拋之腦后了,于是也被感染了,愉快的說(shuō):“啊呀呀,我肚子早就唱空城計了,走,干飯干飯!”

“‘空城計?’是什么?

干飯?

我家的飯可一點(diǎn)都不干好吧!”

林曉邊走邊說(shuō)道。

王子洲一時(shí)不知如何解釋?zhuān)谑谴蛄藗€(gè)哈哈“這是我老家話(huà),額,下次我教你?!?br>
王子洲跟隨著(zhù)林曉跨步邁入木屋,西下打量了下,簡(jiǎn)陋的房間內只擺放著(zhù)些舊家具,倒是有些花花草草甚是鮮艷,邊柜上方的墻面掛著(zhù)一個(gè)黑白的中年男人肖像,餐桌上西菜一湯和碗筷早己準備好了。

正在王子洲參觀(guān)的時(shí)候,里屋傳來(lái)一個(gè)聲音:“是小王吧?”

“小王八?”

王子洲內心正對號入座,隨即趕緊客氣道:“是我~阿姨,叫我子洲就行?!?br>
隨著(zhù)一個(gè)布簾挑開(kāi),林曉的媽媽拄著(zhù)拐杖走了出來(lái),說(shuō)道:“快坐,吃飯吃飯,叫我王阿姨就行,別客氣?!?br>
“對對,別客氣,快坐吧!”

林曉也輕聲催促道,外面大大咧咧的女孩,在自己母親面前反而有些靦腆了。

在母女的感謝聲和不斷的“多吃點(diǎn)”中,王子洲圓滿(mǎn)的完成了這次晚餐,此時(shí)他正躺在隔壁的空房子中翻來(lái)覆去睡不著(zhù),索性翻身上了房頂,躺在房頂上,雙眼迷茫的看著(zhù)漆黑的天空。

“怎么你也睡不著(zhù)覺(jué)嗎?”

身后傳來(lái)林曉的聲音 。

“媽呀,你走路沒(méi)聲音啊,人嚇人,嚇死人哦!”

王子洲嚇的彈坐起來(lái)。

“咯咯咯~膽小鬼!”

林曉順勢也躺在王子洲的旁邊,望著(zhù)同一片夜空,兩人就這樣有一搭沒(méi)一搭的聊了起來(lái)。

“是啊,長(cháng)夜漫漫無(wú)心睡眠,我以為只有我睡不著(zhù)覺(jué),原來(lái)曉曉姑娘你也睡不著(zhù)???”

王子洲想起了一句臺詞。

“你講話(huà)好有趣啊,你們那里的人都這樣說(shuō)話(huà)嗎?”

林曉好奇道。

“你好樂(lè )觀(guān)啊,你們這里的人都這樣么,白天差點(diǎn)被蛇吃掉,又被人踹了一腳,你好像都不放在心上呢?”

王子洲問(wèn)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“不開(kāi)心又能怎么樣呢?

沒(méi)有明天的人生,只能盡情的享受今天啊~?!?br>
林曉的話(huà)讓王子洲一時(shí)語(yǔ)塞。

林曉突然想起來(lái)什么,說(shuō)道:“哦,對了,你要小心那個(gè)高隊長(cháng),”王子洲問(wèn)道:“就今天那個(gè)胡茬漢子嗎?”

“對呀就是他,雖然他是個(gè)欺軟怕硬的混蛋,可是他現在不知道怎么跟薩城的白二爺搭上了,這個(gè)白二爺可是個(gè)名副其實(shí)的壞蛋,他雖然只是白家的管家,可是........”林曉嘰里咕嚕說(shuō)了一大堆,也不知王子洲有沒(méi)有認真聽(tīng)。

“白二爺?”

王子洲默默的記下這個(gè)名字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薩城。

白家酒樓,二樓包間內。

“白二爺,這次真的是特殊情況,再給我一次機會(huì )吧!”

高隊長(cháng)正在求饒,他偷偷的抬眼瞟了一眼坐在沙發(fā)上的白二爺。

這男子看起來(lái)五十歲左右,身材精瘦,西裝筆挺。

他的膚色蒼白,沒(méi)有什么的血色,一看就是常年沉溺于酒色的結果。

此時(shí)白二爺仿佛并沒(méi)有聽(tīng)高隊長(cháng)講話(huà),正端著(zhù)一杯鮮紅的酒水,很優(yōu)雅的晃動(dòng)著(zhù)酒杯。

“滋滋~??!

夠勁兒~!”

“這變異鹿血酒果然名不虛傳,今天晚上我又是戰神附體,哈哈哈~?!?br>
白二爺得意的笑著(zhù),同時(shí)眼睛瞥了一眼高隊長(cháng),嗓音尖細:“你們這些賤民啊,辦事就是不牢靠,這么一點(diǎn)點(diǎn)小事都辦不好,你說(shuō)你還有什么價(jià)值,我把狩獵隊長(cháng)給了你,你得給我等價(jià)的交換啊,我白二爺在薩城這一畝三分地,可還沒(méi)有做過(guò)賠錢(qián)的買(mǎi)賣(mài)?!?br>
“是是是,小的明白,再給小的一點(diǎn)時(shí)間,小的必定把異能晶石雙手奉上!

小說(shuō)《末世廢土:我吸收了異能本源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