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章節試讀

“狗子哥!

我們這是死了么?”

喜子的靈魂飄蕩在高順的身邊。

“沒(méi)事!

我跟鬼差熟,叫他你投個(gè)好胎?!?br>
高順安慰著(zhù)喜子。

“能幫我們也說(shuō)說(shuō)好話(huà)嗎?”

一群剛剛被砍頭的官商老爺們也圍攏在高順的身邊。

此時(shí)這高順也是死了,不過(guò)他己經(jīng)跟鬼差商量好了,等行刑結束后,就把他魂魄打回身體內。

“哎呀!

諸位,你們投胎輪回都是平日善惡積累所致。

怎么可以隨便亂動(dòng)呢!

你們安安心心投胎,下輩子記得多做點(diǎn)善事...”高順可沒(méi)有這么大面子,讓每一個(gè)死鬼有一個(gè)好的歸宿。

這喜子還是高順用人情換的下輩子福報,畢竟這喜子這輩子是個(gè)乞丐,沒(méi)機會(huì )做什么惡事。

所以他就是高順沒(méi)用人情,那也是正常投胎到一戶(hù)普通人家。

當然,如果你動(dòng)用一點(diǎn)人情關(guān)系。

那可能能投胎到一個(gè)富貴人家里面。

根據后世知識,高順是知道這漢末三國時(shí)代,南方稍微比較安穩太平一點(diǎn)。

所以高順拜托鬼差,給喜子投胎到南方某地主家里。

這樣也算高順跟喜子相識一場(chǎng),給他一個(gè)回報了。

“狗子哥,你不一起去投胎嗎?”

喜子被鬼差拉著(zhù)往地府走去,還不忘回頭叫高順一起去。

“我還有事情,你先去吧...”高順寬慰著(zhù)要離開(kāi)陽(yáng)間的喜子。

“這是后世鬼差囑咐給你的,拿著(zhù)!

這東西叫回魂丹。

等下你把這丹含在口里,首接轉進(jìn)自己身體就能活了!”

漢末的鬼差交給高順魂魄一個(gè)黑乎乎的圓丹,然后繼續囑咐道:“記住,這東西必須一日內服用,過(guò)了一日后身體氣血壞了,就回天無(wú)力了!”

話(huà)畢后,鬼差趕著(zhù)被砍頭的一群倒霉鬼往地府趕去。

“還是上頭有關(guān)系好使呀!”

高順手拿回魂丹苦笑的自言道。

時(shí)光飛逝...黃巾軍在廣宗城一天的宣傳大會(huì )終于結束了,最后被示眾的尸體也終于運到城外的萬(wàn)人坑附近,打算首接扔了。

此時(shí)飄蕩的高順跟著(zhù)自己的尸體來(lái)到萬(wàn)人坑附近,打算等待沒(méi)人之時(shí),回自己身內復活。

苦挨一個(gè)時(shí)辰之后,這萬(wàn)人坑終于是人全走光了。

正當高順口含回魂丹要飛進(jìn)自己身體內打算復活之時(shí)。

此時(shí)只見(jiàn)兩個(gè)仙風(fēng)道骨的人來(lái)到了萬(wàn)人坑附近。

“于仙翁,你怎么看?”

一個(gè)獨眼老者對著(zhù)一旁仙風(fēng)道骨的老者問(wèn)道。

“烏角先生又來(lái)考我!

天機茫茫,不可輕泄!

一切都是定數...”于仙翁對著(zhù)萬(wàn)人坑感嘆道。

“不然,我觀(guān)漢廷氣數己盡,不假時(shí)日,天下必定群雄并起,看來(lái)紛亂又得百十來(lái)年呀...”烏角先生回話(huà)道。

“天下大亂,苦的還是百姓呀!”

于仙翁看著(zhù)堆積的密密麻麻尸體,不由得感嘆道。

這站在萬(wàn)人坑聊起天來(lái)的兩位高人,看來(lái)一時(shí)半會(huì )不會(huì )離開(kāi)。

可這高順卻等不及了。

“哎呀,這兩個(gè)人干啥呢?

怎么還在死人堆里聊起天來(lái)了??!”

高順己經(jīng)口含了回魂丹,這眼看回魂丹就要化了,所以他再不回自己身體內,就得重新去投胎了。

“不管了!”

高順也不怕嚇著(zhù)聊天的兩人,于是飛身進(jìn)入自己的身體內。

“我草!

差點(diǎn)進(jìn)不來(lái)了?!?br>
全身黢黑,頭發(fā)眉毛全部燒光的高順猛然起身,坐在死人堆上大口呼吸著(zhù)新鮮空氣。

“哎呀,后生可畏呀!”

最先發(fā)現高順的是于仙翁,畢竟那個(gè)烏角先生一只眼睛時(shí)瞎 ,這視線(xiàn)比較窄。

“看來(lái)是天意呀!

后生在茫茫人世竟與我等相遇,老夫觀(guān)你面相絕非等閑之輩!

要不拜老夫為師,我將畢生所學(xué)傳授于你,好讓你去拯救蒼生!”

那個(gè)鶴發(fā)童顏的于仙翁熱情的對著(zhù)高順問(wèn)道。

“水水...你們有水嗎?”

高順此時(shí)可沒(méi)有那功夫聽(tīng)于仙翁的收徒好意,畢竟這高順被天雷劈中,那體內的水分被烤去大半,所以他此刻體內很缺水。

兩個(gè)高人見(jiàn)高順這么說(shuō)了,于是相視一笑。

馬上他們各自從袖里憑空掏出一杯水來(lái)。

那個(gè)叫烏角先生的獨眼高人手拿著(zhù)一個(gè)黑色的泥陶碗,里面的水倒是清澈無(wú)比。

而另一個(gè)鶴發(fā)童顏的于仙翁手上則端著(zhù)一個(gè)精致無(wú)比的玉碗,里面的水跟瓊漿玉液一樣,看那樣子就知道是個(gè)好東西。

原來(lái)這兩個(gè)人是世上有名的道士高人。

這獨眼,衣服穿得普通的烏角先生名叫左慈。

對了,就是高順上次忽悠校尉劉然,說(shuō)自己師傅是左慈的那個(gè)左慈。

而另外一個(gè)鶴發(fā)童顏,仙風(fēng)道骨的名叫于吉。

他可以算是半個(gè)仙人了。

能掐會(huì )算,呼風(fēng)喚雨,畫(huà)符救人,那是樣樣精通。

他有個(gè)有名的徒弟,叫做張角。

這張角學(xué)了于吉三分之一的本事就下山要拯救蒼生了。

此次出游,于吉就是邀請道友左慈來(lái)看自己徒弟張角的成果。

于吉和左慈都對漢末氣數感到失望,所以希望用自己的道士來(lái)拯救天下百姓。

這張角就是秉承著(zhù)師傅于吉的志愿,希望光復天下正道,來(lái)推翻劉漢腐朽的統治。

“玉石做容器有輻射的!

我有看過(guò)新聞...”高順端起左慈的泥陶碗喝起水來(lái)。

“哈哈!

一切都是天意...”于吉手上的碗瞬間消失了。

原來(lái)于吉和左慈都想招高順做徒弟,可是首接說(shuō)自己本事如何有點(diǎn)賣(mài)弄和刻意。

所以這兩位高人就變了一個(gè)法術(shù),希望靠天意讓高順自己選擇拜誰(shuí)為師。

就跟現代人要分家一樣。

如果養了一條狗。

這雙方就各站一邊,看狗子跟誰(shuí)走,誰(shuí)就是狗子的主人。

“于仙翁呀!

我觀(guān)你高徒張角并沒(méi)有天下共主的運數!

何苦讓他在人間遭罪呢!”

左慈好意規勸著(zhù)于吉。

“烏角呀烏角!

你可知道上古的封神榜?”

于吉反駁道。

“我徒兒雖不能君臨天下,但是他的使命是挑起天下群雄并且!

這就是他的功德和使命...”于吉其實(shí)算出自己徒弟張角起義會(huì )失敗,可是他早就知道,這是張角的劫難也是修煉。

只有經(jīng)過(guò)這一段磨煉,張角才能修成正果。

小說(shuō)《高順陷陣三國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