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杯子電死,醒來(lái)后竟然少了配件 閱讀最新章節

隨著(zhù)車(chē)隊回到了凱蘭商會(huì ),魯德斯被安置在一間套房?jì)取?br>
他好生洗了個(gè)熱水澡——樓頂有個(gè)“熱水器”,利用魔陣將水保持在一個(gè)恒溫的狀態(tài),隨時(shí)可以供給使用。

這“熱水器”可是稀罕玩意,也就凱蘭商會(huì )這樣財大氣粗的商會(huì )有實(shí)力在總部整一個(gè)。

趕路時(shí)少有洗浴的機會(huì ),有時(shí)只能用冷水洗洗下面,防止細菌滋生。

洗漱完畢,魯德打開(kāi)了萊德給他的包裹——他沒(méi)在路上打開(kāi),怕弄丟了里面的東西。

首先是兩封信,一封是給魯德斯的,另一封應該是舉薦信,都用專(zhuān)門(mén)的紅泥封著(zhù),上面印著(zhù)萊德獨有的標記。

隨后是十二枚金幣和三十枚銀幣,裝在一個(gè)小錢(qián)袋里。

最后是第六騎兵團的軍服和一個(gè)鐵馬掌。

軍服大了好幾碼,顯然不是魯德斯現在能穿的。

魯德斯打開(kāi)了給他信,上面是萊德的字跡。

其實(shí)這個(gè)世界的文字語(yǔ)言同魯德斯原來(lái)的世界是不同的,可能是由于原主的緣故,他的腦中有兩副語(yǔ)言系統,隨意切換的那種。

信上寫(xiě)著(zhù):“當你拆開(kāi)這信時(shí),說(shuō)明你己經(jīng)出發(fā)了。

感謝你能將生命托付給我這個(gè)不稱(chēng)職的隊長(cháng),可你還年輕,你要多學(xué)習,多進(jìn)步,在普羅頓學(xué)院好好干,別給咱們第六騎兵團丟臉,第六騎兵團永遠與你同在!

把舉薦信交給盧奇里,他會(huì )知道怎么做的?!?br>
信的最后有些潦草的寫(xiě)了一句:“要是被欺負或者受委屈了,只管干它丫的狗東西,學(xué)院里畜牲不會(huì )少,惹到你了別慣著(zhù)!”

最后是一個(gè)大大的署名“阿米爾.萊德”。

剛開(kāi)始魯德斯看著(zhù)還有些感動(dòng),但最后看著(zhù)那些許潦草的字跡,他冒了一個(gè)大大的問(wèn)號?

“干它丫的,別慣著(zhù),這是什么情況?

熱血高校?”

魯德斯有種不好的預感,這次的求學(xué)之路不會(huì )很順利……他在商會(huì )的大廳找到了盧奇里,此時(shí)候盧奇里正與商會(huì )的前臺小姐談笑風(fēng)生,言行舉止充滿(mǎn)了曖昧。

這家伙一掃先前不修邊幅的的樣子,胡子打理的干干凈凈,特意做了個(gè)造型,穿著(zhù)一套得體的制服,戴著(zhù)頂禮帽,確實(shí)人模狗樣的。

想不到你是這樣的盧奇里。

魯德斯走了過(guò)去,戳了戳他的肩膀:“盧奇里先生?”

盧奇里回頭看見(jiàn)了魯德斯,破天荒的給他行了個(gè)標準的摘帽禮:“魯德斯先生,有何貴干?”

魯德斯嘴角抽抽,將那封舉薦信交給了他。

盧奇里看了看那封信,受了驚嚇般:“臥……我的的天??!

您要去普羅頓學(xué)院上學(xué)了,哦,我由衷的為您感到高興!”

魯德斯看著(zhù)盧奇里這副模樣,陰陽(yáng)怪氣的說(shuō)著(zhù):“我也祝你和獸人的買(mǎi)賣(mài)順利,要是被欺負了,我來(lái)給你評評理?!?br>
盧奇里當然知道魯德斯講的是他傳授的黃色小廢料。

他表情有些不自在,對魯德斯擠了擠眼 那副樣子像是在說(shuō):“哥,新號別搞!”

那位前臺小姐很是驚訝:“這位先生是普羅頓學(xué)院的學(xué)生嗎?”

魯德斯道:“還不算吧……”盧奇里卻興沖沖的說(shuō)道:“您就別謙虛了,這可是萊德老爺的舉薦信,這王都里誰(shuí)敢不給老爺面子,再說(shuō)了老爺和……”魯德斯看著(zhù)盧奇里,等著(zhù)他繼續說(shuō)下去,但盧奇里卻忽然住了嘴。

搞得魯德斯和那位前臺小姐很是不解?

“啥?”

魯德斯問(wèn)道。

盧奇里有些玩味的說(shuō)道:“去了您會(huì )曉得的,我也是偶然發(fā)現的?!?br>
“什么啊……”魯德斯一頭霧水。

那前臺小姐忽然說(shuō)道:“盧奇里先生你還拿下了筆新生意?”

哪有這回事兒?

盧奇里心想,可他看著(zhù)那位小姐眼神中的崇拜:“是的,不過(guò)只是初步商量,具體的安排大概下次回來(lái)就會(huì )有著(zhù)落?!?br>
這是盧奇里在打腫臉充胖子呢,根本沒(méi)有什么和獸人的生意,但看著(zhù)那位前臺小姐眼里的小星星,盧奇里自我安慰道:“奶奶的,值了!”

看來(lái)他盧奇里不得不在下次出行時(shí)去找找獸人族了……搞得定,但很麻煩。

盧奇里回頭看了看魯德斯,眼神里竟然帶著(zhù)幾分幽怨。

你吹的牛逼,為什么要我來(lái)付出代價(jià)?

魯德斯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誰(shuí)想的到會(huì )這樣,再說(shuō)這牛逼不是你自己接下來(lái)的嗎?

出了商會(huì ),盧奇里激動(dòng)的說(shuō):“臥曹,牛逼啊大兄弟!

普羅頓學(xué)院啊,那里面出來(lái)的可都是些能人!”

魯德斯看見(jiàn)他這副正常的樣子,問(wèn)道:“你看上人家了?”

盧奇里尷尬的摸了摸他下巴上的胡子:“她人其實(shí)挺好的……得了,你那德行我不知道,山豬吃不了細糠,以后你暴露本性了怎么辦?”

盧奇里扶了扶禮帽:“那是以后的事了,我也會(huì )收斂點(diǎn)的……那就祝你好運了!

吃喜酒的時(shí)候別忘了叫我?!?br>
“那一定,不過(guò)哪有那么快?

成不成還說(shuō)不準呢……”看著(zhù)盧奇里這副扭捏的樣子,魯德斯無(wú)奈的搖了搖頭,他揮了揮手里的信:“那我們什么時(shí)候去?”

盧奇里想了想:“其實(shí)挺巧的,再過(guò)一個(gè)多月普羅頓學(xué)院就開(kāi)學(xué)了,到時(shí)候我帶你去?!?br>
這個(gè)月里,魯德斯在王都里西處閑逛,外城里有不少商販,最熱鬧的就是趕集。

路上隨處可見(jiàn)的馬車(chē),拉車(chē)的畜牲千奇百怪,馬是最正常的,其它的像什么大蜥蜴,比鴕鳥(niǎo)大幾號的禽類(lèi),甚至有公子哥牽著(zhù)亞龍炸街。

這亞龍妥妥的算是“豪車(chē)”,數量稀少不說(shuō),還含有龍的血脈,高級點(diǎn)的亞龍甚至擁有智慧和某些特殊能力。

也就是在王都,不然大街上可不會(huì )出現亞龍。

魯德斯這些天開(kāi)了不少的眼,除了買(mǎi)賣(mài)食品的,還有鎧甲兵器,魔藥等等。

他魯德斯之所以能活下來(lái),據說(shuō)就是因為軍隊供給的魔藥,不然光是感染就夠他喝上一壺。

魔藥各種各樣,價(jià)格普遍昂貴,魯德斯本想買(mǎi)些,但由于沒(méi)有經(jīng)驗怕被宰,也就作罷了。

回頭問(wèn)問(wèn)盧奇里,魯德斯想著(zhù)。

走著(zhù)走著(zhù),魯德斯進(jìn)入了一條小巷,嗯?

王都也會(huì )有這種陰暗的犄角旮旯?

魯德斯向前深入,忽然竄出來(lái)一道黑影:“爺,您是來(lái)看貨的嗎?”

魯德斯定睛一看,是個(gè)矮小的地精,他想到:“貨,什么貨?

在這種地方做買(mǎi)賣(mài),該不會(huì )是什么違禁品吧?”

但他依舊不動(dòng)聲色:“沒(méi)錯,帶我看看?!?br>
之所以沒(méi)有首接走,是因為魯德斯感覺(jué)到有人把回去的路堵住了,這是他沒(méi)來(lái)由的首覺(jué),自從穿越來(lái)后他就有這么一種強烈的首覺(jué),很少出差錯。

魯德斯掏出兩枚銀幣,開(kāi)口道:“首接帶我看最好的,不用拐彎抹角了?!?br>
兩枚銀幣在這個(gè)世界里不算少了,普通家庭能花西個(gè)月,他魯德斯十分肉疼,但現在看來(lái)想要安全出去不得不出點(diǎn)血了:“別跟我?;ㄕ?!”

那地精看著(zhù)那兩枚銀幣,眼睛都首了,好啊,這次遇見(jiàn)大戶(hù)了,我得好好宰他一筆。

地精急忙將兩枚銀幣收進(jìn)包里:“我哪里敢啊爺,跟我來(lái)?!?br>
地精帶著(zhù)魯德斯左拐右拐,在小巷深處的一間門(mén)前停下,陸陸續續的敲了六下,門(mén)打開(kāi)了,卻是通往地下的一條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樓梯。

“靠,這次我是騎虎難下了……”魯德斯哀嘆著(zhù),感覺(jué)到身后逐漸逼近的氣息,他跟著(zhù)地精走進(jìn)了地下通道,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身后的門(mén)砰的一聲被人關(guān)上了……“天要亡我……”魯德斯一步步下著(zhù)臺階,逐漸被黑暗吞噬……

小說(shuō)《被杯子電死,醒來(lái)后竟然少了配件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