懸疑驚悚《恐怖復蘇之落幕終焉》是作者““癡魚(yú)棋”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李陽(yáng)李燼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(ài)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,主要講述的是:”“你留下和王勇一起保證大昌市的安全,叫大家做好戒備,我和黃子雅去看看?!闭f(shuō)完,李陽(yáng)率先跑了出去,甚至連外套都沒(méi)穿上,后面的黃子雅好幾次想要開(kāi)口,最后只是抿了抿嘴跟了出去。大昌市市郊,鬼血湖旁。何月蓮滿(mǎn)臉呆滯的望著(zhù)一片血紅的鬼血湖不言不語(yǔ),李陽(yáng)徑首沖向了鬼血湖邊,甚至越過(guò)了那條劃定的界線(xiàn),李陽(yáng)微微頓...

精彩章節試讀

這一切的話(huà)語(yǔ)顯得是那么不真實(shí),開(kāi)玩笑嗎?

那可是楊間啊——國內最強大的隊長(cháng),也是絕無(wú)僅有的執法隊長(cháng)。

帶領(lǐng)國內的隊長(cháng)們對抗國王組織,沒(méi)讓一位國王活著(zhù)離開(kāi),楊間自己更是硬撼幽靈船船長(cháng)的存在,那一身必死靈異以及那詭秘的柴刀和使人聞聲色變的棺材釘,使其從成為馭鬼者以來(lái)就一首是國內的天花板,他竟然失聯(lián)了?

不光是余下的眾人,李陽(yáng)也是一臉難以置信的抓住童倩的肩膀焦急的問(wèn)道,“快說(shuō)說(shuō)詳細情況事發(fā)突然,我們除了感知到強大的靈異波動(dòng),就只發(fā)現隊長(cháng)跟外界聯(lián)系所用的那只駕馭鬼夢(mèng)的狗不見(jiàn)了,我們詢(xún)問(wèn)何月蓮,她什么也不肯說(shuō)?!?br>
“你留下和王勇一起保證大昌市的安全,叫大家做好戒備,我和黃子雅去看看?!?br>
說(shuō)完,李陽(yáng)率先跑了出去,甚至連外套都沒(méi)穿上,后面的黃子雅好幾次想要開(kāi)口,最后只是抿了抿嘴跟了出去。

大昌市市郊,鬼血湖旁。

何月蓮滿(mǎn)臉呆滯的望著(zhù)一片血紅的鬼血湖不言不語(yǔ),李陽(yáng)徑首沖向了鬼血湖邊,甚至越過(guò)了那條劃定的界線(xiàn),李陽(yáng)微微頓了頓發(fā)現了自己的魯莽,竟然進(jìn)入了柴刀的許愿作用范圍,可繼而更加的焦急——因為柴刀不見(jiàn)了。

鬼血中一片平靜,平緩的連一絲波瀾也沒(méi)有。

李陽(yáng)猛的轉身雙眼血紅的望向何月蓮“到底發(fā)生了什么?

隊長(cháng)怎么樣了?”

何月蓮緩緩回過(guò)神來(lái)看著(zhù)李陽(yáng),“你是在質(zhì)問(wèn)我?”

下一秒,對面的李陽(yáng)爆發(fā)出了狂暴的氣息,雙拳緊握盯著(zhù)何月蓮。

“怎么,你想動(dòng)手?

連國王都不是我的對手,楊間都要忌憚我三分,你想動(dòng)手還不夠格?!?br>
何月蓮仿佛在說(shuō)一件很平常的事,瞇了瞇眼睛,好像是在掂量李陽(yáng)的實(shí)力。

“隊長(cháng)讓你守護著(zhù)他,他發(fā)生了什么你應該最是清楚,這世上還有能壓制鬼畫(huà)的人嗎?

是還有隱藏的國王沒(méi)死全?

還是你有意為之?”

最后西個(gè)字李陽(yáng)語(yǔ)氣一字一頓的說(shuō)道。

何月蓮臉色有些難看,卻仍然沒(méi)有要向李陽(yáng)解釋的意思,李陽(yáng)頓時(shí)怒火中燒想要出手。

一個(gè)破舊而又不起眼的木質(zhì)門(mén)把手被李陽(yáng)抓在手中,一扇虛幻的門(mén)緩緩顯形。

而下一秒,天地色變,點(diǎn)點(diǎn)紙屑紛飛,周邊逐漸變成點(diǎn)點(diǎn)油墨畫(huà)狀,鬼畫(huà)的鬼域緩緩展開(kāi),世界如掉了色般單調。

“住手,住手”童倩的焦急的聲音從遠方傳來(lái)。

“都是自己人別動(dòng)手?!?br>
“她明明知道隊長(cháng)的事情,但就是不說(shuō)?!?br>
李陽(yáng)憤怒的說(shuō)道。

“我和你們可不是一路人,我是楊間請來(lái)的,至于你們還沒(méi)有能力質(zhì)問(wèn)我,剛才發(fā)生的事,呵呵~~就算跟你說(shuō)了,憑你的能力你又能怎么樣?

靠著(zhù)你自身那不上不下的靈異?

還是求助于現在生死不知的楊間呢?”

沉默,許久的沉默。

最終還是李陽(yáng)率先開(kāi)口,“我只想知道,剛才發(fā)生了什么,至于怎么做我會(huì )考慮好的?!?br>
“我好心提醒你一句,你會(huì )死的……呵呵……可是又有誰(shuí)不會(huì )死呢?

怕死我又怎么會(huì )主動(dòng)成為馭鬼者呢?”

“你走吧,是張羨光和另外一位年輕的馭鬼者追殺熊文文到了這里,至于是因為什么我不知道?!?br>
“當時(shí)張羨光拖住了我,熊文文為了自保用了一根笛子保命,那位年輕的馭鬼者搶了笛子便追熊孩子去了大昌市中心。

而鬼血也在那時(shí)意外的沸騰了,在外界被許愿的柴刀也緊接著(zhù)失效?!?br>
“三分鐘后有一只非??植赖膮柟韥?lái)到血池旁,當時(shí)我還被張美光拖在鬼畫(huà)里,它的鬼域差點(diǎn)入侵到了鬼畫(huà)中,鬼畫(huà)無(wú)法完全籠罩它,因此等張羨光離開(kāi)后,我只能保證它的鬼域不會(huì )擴展到大昌市,當時(shí)楊間應該在對抗它的靈異,就連柴刀也招了進(jìn)去,不一會(huì )兒那只恐怖的厲鬼離開(kāi)了,同時(shí)它還帶走了楊間死機的鬼影,而楊間的鬼火則在我與那只恐怖厲鬼的對抗中進(jìn)入了鬼畫(huà)深處,后面張羨光竟然又跑了回來(lái),他說(shuō)有點(diǎn)棘手,因為你們趕過(guò)來(lái)封鎖了路口,所以帶著(zhù)楊間的那只公交車(chē)座椅下的老尸,點(diǎn)燃了鬼郵局的香離開(kāi)了,楊間則徹底沒(méi)了動(dòng)靜?!?br>
一則則驚人的消息從何月蓮的口中傳出。

李陽(yáng)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轉身離去,他眼中那抹僅有的閃亮好像也隨風(fēng)飄散了,留下的只有深沉的死寂……“你相信她說(shuō)的?”

“何月蓮是個(gè)非常自傲的人,和葉真一樣,他們這種人是不屑于撒謊的,除非是不屑于回答你的問(wèn)題,不然是不會(huì )騙你的”黃子雅點(diǎn)了點(diǎn)不再多問(wèn)。

“在這種時(shí)候隊長(cháng)還是出意外了嗎……看來(lái)只能靠我們了”,李陽(yáng)暗暗下定決心。

下一秒,他們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,再見(jiàn)眼前景物時(shí)才發(fā)現,這是鬼夢(mèng)的夢(mèng)境空間。

“李陽(yáng),長(cháng)話(huà)短說(shuō),我現在的狀況很糟糕,具體的情況你可以問(wèn)何月蓮,我想說(shuō)的是我必須要保存我的生命,因為人皮紙預測過(guò)一些事情,但是還沒(méi)有發(fā)生,你知道的人皮紙的特性,他是不會(huì )說(shuō)謊的,所以接下來(lái)的重任交給你了,我分解了我的大部分靈異,一些物品你需要去鬼湖中收回,靠你了李陽(yáng)”簡(jiǎn)簡(jiǎn)單單的幾句囑托卻使得楊間靈異接近復蘇,來(lái)不及回話(huà)的李陽(yáng)眾人重新回到了現實(shí)世界,剛才那一幕好像真的只是一場(chǎng)夢(mèng)境一般,片刻間了無(wú)痕跡。

回到大昌市,李陽(yáng)立即召集了小隊中所有的馭鬼者,就連巡視的王勇也參加了。

“我們需要去鬼湖一趟,有關(guān)的人員配置和物品分配要快速落位……”。

碩大的會(huì )議室只回蕩著(zhù)李陽(yáng)一個(gè)人的聲音。

慢慢的李陽(yáng)也停了下來(lái),望著(zhù)往日的戰友,他們有的滿(mǎn)臉愧疚似是有話(huà)要說(shuō),有的則是躲閃與李陽(yáng)的對視。

“我明白了,你們要是有其他安排寫(xiě)份報告給我吧,我不會(huì )勉強,散會(huì )吧?!?br>
眾人面面相覷示意對方先說(shuō)話(huà)。

“李陽(yáng),隊長(cháng)還能回來(lái)嗎?”

黃子雅還是沒(méi)忍住率先問(wèn)道。

“光一首都在,這樣才不會(huì )完全被黑暗吞沒(méi)?!?br>
這句話(huà)伴隨的只有李陽(yáng)孤獨的身影。

李陽(yáng)回想起剛才在鬼夢(mèng)空間里看到的一切:楊間全身潰爛,鮮血遍布全身,代表著(zhù)鬼影的高大陰影不見(jiàn)了,只留下額頭上一只似睜非睜卻關(guān)不掉的眼睛,血紅色充斥其中,猶如一只擇人而噬的惡鬼,使人望上去便仿佛失去了反抗的能力,就連鬼夢(mèng)空間也是狹小不堪,甚至有被歐洲那片空間反壓制的趨勢。

李陽(yáng)輕喃了一聲,“隊長(cháng),好像只剩下我了……”

小說(shuō)《恐怖復蘇之落幕終焉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