齊一朗齊良昊是奇幻玄幻《新仙神時(shí)代》中出場(chǎng)的關(guān)鍵人物,“知不言喻”是該書(shū)原創(chuàng )作者,環(huán)環(huán)相扣的劇情主要講述的是:老師輕輕頷首:“前朝后期確實(shí)沒(méi)有這樣的兵力,貪官污吏橫征暴斂,洪災、旱災肆虐南北,百姓苦不堪言。當今國主英明神武,一統各部落,建立新朝代,定國號為仁。以潮河為界劃分為河西道與河東道。每個(gè)道又劃分成兩個(gè)州城,分別是青州,江州,涿州和毫州...

免費試讀

第二天一早,齊一朗作為郡學(xué)堂最高年級的堂生,他收拾好應帶的物品,帶著(zhù)家里的一個(gè)小書(shū)童出發(fā)前往學(xué)堂。

在仁國,只有一定身份、地位的世家子弟才能夠進(jìn)入學(xué)堂讀書(shū)習武,才有機會(huì )考取官職甚至成為一名祭司。

學(xué)堂里的孩子從六歲啟蒙讀書(shū),十年之后進(jìn)行比試,他們要從鄉試、郡試、州試和道試里殺出重圍,才有機會(huì )參加國試。

比試分文武,宗旨是文能治國理事,武能鎮國安邦。

齊一朗今年也到了該參加鄉試的時(shí)候了,平日里就常在學(xué)堂獨占鰲頭。

學(xué)堂的學(xué)生要學(xué)西類(lèi)課:律法,教義,武術(shù)和攻伐,前兩門(mén)主文,后兩門(mén)重武。

學(xué)堂聘請的都是齊鄉內外文武雙全的名師任課,課堂講授方式因師而異,常采用開(kāi)放互動(dòng)的方式。

“大約十五年前,在宙陽(yáng)部的土地上發(fā)生了一場(chǎng)混戰,幾十萬(wàn)兵力在潮河沿岸廝殺了十天十夜?!?br>
一個(gè)學(xué)生驚嘆道“幾十萬(wàn)兵力,我們有這么多軍隊嗎?”

提問(wèn)的是當地一戶(hù)財主家的次子,這戶(hù)財主家主要經(jīng)營(yíng)糧食買(mǎi)賣(mài)。

大家都看向他,他昂著(zhù)胖臉,眼里充滿(mǎn)了求知欲。

老師輕輕頷首:“前朝后期確實(shí)沒(méi)有這樣的兵力,貪官污吏橫征暴斂,洪災、旱災肆虐南北,百姓苦不堪言。

當今國主英明神武,一統各部落,建立新朝代,定國號為仁。

以潮河為界劃分為河西道與河東道。

每個(gè)道又劃分成兩個(gè)州城,分別是青州,江州,涿州和毫州。

再下面就是各郡了,我們齊郡就隸屬于涿州。

道有道主,州有州司,統一受太祖陛下的領(lǐng)導?!?br>
……巴郡,某處府邸,正坐著(zhù)一個(gè)一身紫衣的男人。

黑暗中,他抬起頭問(wèn)身旁的人:“那復制品又狼狽逃回來(lái)了?”

身旁站著(zhù)的人小心翼翼地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“成事不足,敗事有余。

本來(lái)想讓它去殺掉那小子,結果差點(diǎn)讓他們抓住,還被打成這個(gè)樣子。

罷了,先把另外三個(gè)百夫長(cháng)給處理掉吧?!?br>
“遵命?!?br>
……涿州城,都尉行營(yíng)中。

一個(gè)魁梧的小胡子男人身披盔甲,正訓斥著(zhù)手下的兵丁,“你們也算有點(diǎn)本事,卻連幾個(gè)手無(wú)縛雞之力的文官都抓不住,簡(jiǎn)首可惡!”

這小胡子是涿州的都尉張朝明,掌管涿州兵權,是各郡千夫長(cháng)的上司。

一個(gè)被訓的士兵正要開(kāi)口,嘴唇微動(dòng)。

“我不想聽(tīng)解釋?zhuān)瑳](méi)有用的廢話(huà),限你們一個(gè)月內將人犯捉拿歸案,逾期你們就自己去領(lǐng)罪!

退下?!?br>
他打斷了還想做解釋的下屬,瞪著(zhù)他們悻悻離去。

……齊郡,學(xué)堂后院,弟子們正挑選著(zhù)趁手的武器,刀槍劍戟,斧鉞鉤叉,鞭锏錘抓、镋棍槊棒、拐子流星,十八般武器樣樣俱全。

武教習二十一二歲的年紀,雙手背在身后,指揮著(zhù)弟子們對練。

齊一朗向來(lái)是對練這些花架子不以為然的,就連現在站在前面的這位教習也是他的同僚,是齊郡的另一位百夫長(cháng)——齊良昊。

他留著(zhù)長(cháng)不過(guò)一指寬的短發(fā),長(cháng)著(zhù)兩只細眼,相貌平平,黃銅色的皮膚,身高七尺。

齊良昊平時(shí)就愛(ài)好練武打斗,他的武器,是一根冰火棍。

幾位百夫長(cháng)中齊一朗和他的關(guān)系最為普通,因為他們性格不合,都有著(zhù)桀驁不馴的勁頭,他的棍術(shù)是十里八鄉的高手。

“齊一朗,跟我練練如何?”

齊良昊挑了挑眉說(shuō)。

齊一朗正年輕氣盛,自然是不會(huì )拒絕這場(chǎng)約戰約戰,他輕笑一下,往前跨了一步:“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,請吧?!?br>
齊良昊打量了一下齊一朗,“把你的刀拔出來(lái)吧,空手跟我打,我勝你不武”,齊一朗笑著(zhù)搖搖頭,“不,我不出刀,刀劍無(wú)眼。

咱們只是玩玩,比劃兩下拳腳拳,活動(dòng)一下筋骨罷了?!?br>
奇良昊聽(tīng)罷點(diǎn)點(diǎn)頭,把手中的棍子交給了旁人,“那我也陪你練練拳腳?!?br>
眾人圍著(zhù)二人觀(guān)看,對這一場(chǎng)面驚訝又好奇,對齊一朗的厲害之處他們是了解的,但另一位百夫長(cháng)齊良昊也實(shí)力不俗,平時(shí)大家很難看到他們倆交手。

堂生們讓出了場(chǎng)地,饒有興致地等待著(zhù)這場(chǎng)精彩的比試,還有不少在旁邊吶喊助威,齊良昊起手亮出了太極式的門(mén)戶(hù),而齊一朗則是站著(zhù)丁字步,雙手自然下垂面向齊良昊。

齊良昊對齊一朗說(shuō):“出招吧?!?br>
“不,與人切磋我向來(lái)不先出招,還是你先請?!?br>
齊良昊喊了一聲:“好,那我就卻之不恭了?!?br>
說(shuō)罷,他兩腳猛地一蹬,伸左掌晃齊一朗的面門(mén),立右掌拍向齊一朗胸口。

齊一朗側身躲過(guò),探出右手向齊良昊打去。

齊良昊變左手為防御式,撥開(kāi)齊一朗的右手。

兩人插招換式,戰在一處。

拳來(lái)掌往,一轉眼三十多個(gè)回合過(guò)去沒(méi)分勝負。

這可看呆了在旁邊圍觀(guān)的眾堂生,有人不禁感嘆:好厲害的百夫長(cháng)!

打斗了大概半柱香的時(shí)間,兩人額頭鬢角微微見(jiàn)汗,齊良昊以一記旋風(fēng)腿踢向齊一朗,后者順勢抓住齊良昊的腳,一用力將齊良昊摔倒在地。

齊良昊順勢使出他的絕技——飛燕穿云跳,從地上一躍而起,在空中翻滾一圈后穩穩落地。

全場(chǎng)爆發(fā)出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。

戰斗結束,齊一朗和齊良昊抱收招定式,齊一朗抱拳一拱手道:“受教了?!?br>
“好久沒(méi)打的這么痛快了,下次要分出個(gè)高低?!?br>
這堂武術(shù)課就在兩個(gè)人的比試中結束,他們在眾人的簇擁下離開(kāi)了學(xué)堂。

第二天早晨,齊一朗家中,眾人圍坐在飯桌旁。

傭人們正端來(lái)一盤(pán)盤(pán)剛做好的早餐。

齊一朗洗過(guò)手,走向餐桌。

,他的叔父黃華正坐在主位。

“叔父,早安?!?br>
齊一朗發(fā)覺(jué)今天叔父神情似乎分外嚴肅,似乎在想什么心事。

“嗯,吃飯吧?!?br>
他的叔父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黃華今年西十一歲,平頭正臉,面似銀盆。

兩道粗眉筆首、雙眼有神,臉上其它地方的胡子都刮的很干凈,就留著(zhù)嘴上的這“一字”,顯得一團正氣。

頭發(fā)半邊黑半邊白,很有特點(diǎn)。

黃華在十里八鄉是最受人尊敬的人物之一,他身為千夫長(cháng),鎮守著(zhù)齊郡,武功高強,人送綽號“雙掌凍一城”寒冰尊者黃華。

小說(shuō)《新仙神時(shí)代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