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最新章節

黃華也是齊一朗的師傅,在齊一朗小時(shí)候,家里也曾請過(guò)私人武師,但是齊一朗從小就聰明伶俐,學(xué)什么東西都能一點(diǎn)就通甚至舉一反三。

很快齊郡的這些武師就用盡了渾身解數,再沒(méi)什么能教齊一朗的本領(lǐng)了,于是紛紛請辭。

后來(lái)黃華索性親自教導齊一朗武功。

所以齊一朗的一身本領(lǐng),一半都來(lái)自于黃華的悉心教導,一半也因為他自己的勤學(xué)苦練。

說(shuō)起黃華的寒冰掌,江湖上有很多傳說(shuō),有人說(shuō)他早先其實(shí)使用的是驚濤掌法,后來(lái)感覺(jué)水元素的攻擊力有限,自己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新功法,將水元素改良為冰元素,功力更上一層樓。

“一朗,聽(tīng)說(shuō)抓捕饕餮的行動(dòng)失敗了,還傷了不少人,你跟我說(shuō)說(shuō)具體的情況?!?br>
“叔父,是這樣的,本來(lái)我和涿州派來(lái)的方長(cháng)老合力打傷了饕餮,那畜牲好像魚(yú)死網(wǎng)破,瘋了一般沖殺官兵…”齊一朗正說(shuō)到這里,門(mén)外忽然推門(mén)進(jìn)來(lái)了一個(gè)十二三歲的小男孩,張口喊道:“不可能,一朗哥哥這么厲害,打架就從來(lái)沒(méi)輸過(guò),怎么會(huì )沒(méi)打贏(yíng),傳聞肯定是假的,是不是呀?”

這個(gè)突然闖入的小男孩叫黃占豪,是黃華的兒子。

黃華瞪了兒子一眼,黃占豪嚇得低下了小腦袋,不敢說(shuō)話(huà)了。

“你繼續說(shuō)?!?br>
齊一朗沖著(zhù)黃占豪笑了笑,摸著(zhù)他的小腦袋繼續說(shuō)道,“我們沒(méi)想到那饕餮竟然會(huì )土遁之術(shù),它腳向地面上用力一踏,身體就和土地融合。

而且它口吐出的黑霧阻礙了我們的視線(xiàn),等黑霧散去,饕餮己經(jīng)逃之夭夭了?!?br>
“原來(lái)如此,這也不能怪你。

你的實(shí)戰經(jīng)驗不足,有些情況不清楚該怎么應對,無(wú)可厚非。

不過(guò)吃一塹,長(cháng)一智,一會(huì )兒吃罷早飯,到后院練功房,我告訴你破解之法?!?br>
……傍晚,齊郡。

今天輪到齊一朗帶隊巡查,維護治安、預防突發(fā)情況。

夜幕籠罩下的齊郡,有幾條較為繁華的街道還有些行人穿行,有商販賣(mài)些吃喝、衣服布料、賣(mài)手工制作的小玩意…在偏街的盡頭,能聽(tīng)到嘈雜的聲音,好像有叫罵的聲音。

齊一朗皺了下眉,向兩旁人說(shuō):“走,過(guò)去看看發(fā)生什么事了?!?br>
出事地點(diǎn)周?chē)航?jīng)圍了幾圈人,走得越近,吵鬧的聲音越清楚響亮。

這是一個(gè)不起眼的攤位,地上擺放著(zhù)零星的幾捆小蔥和韭菜,散落了一地。

一個(gè)男人抓著(zhù)一個(gè)老嫗的衣領(lǐng),正大聲謾罵著(zhù),地上躺著(zhù)一個(gè)老翁,瘦骨嶙峋的胸口上下起伏著(zhù)。

圍觀(guān)的人群里激烈,有人義憤填膺,緊咬牙關(guān)、握緊了拳頭,終究沒(méi)敢上前;有人竊竊私語(yǔ),跟旁邊的人訴說(shuō)前因后果……齊一朗正欲讓手下的差人出面阻止,從人群中走過(guò)去一位少女,指著(zhù)那潑皮說(shuō)道,“你這橫行霸道的惡人,當街欺負這對賣(mài)菜為生的老人,真不怕齊郡的王法嗎?!”

那潑皮先是愣了一下,上下打量了少女一番,齊一朗在人群里,也看得真切。

只見(jiàn)這女子十五六的樣子,烏黑筆首的長(cháng)發(fā)扎著(zhù)辮子,顯得干凈利索,皮膚白皙,兩道彎彎的柳柳眉倒豎,長(cháng)著(zhù)一雙杏眼。

她靈動(dòng)的睫毛,薄薄的嘴唇,此時(shí)仿佛也帶著(zhù)怒意。

淡綠色的衣服,袖口上繡著(zhù)淡藍色的牡丹,銀絲線(xiàn)勾出了幾片祥云,下擺密麻麻一排藍色的海水云圖,胸前是寬片淡黃色錦緞裹胸,身子輕輕轉動(dòng)長(cháng)裙散開(kāi),舉手投足如荷花般美麗而颯爽。

潑皮笑了笑說(shuō):“欺負人?

笑話(huà),你知道大爺我是誰(shuí)嗎,這兩個(gè)老東西不懂規矩,在我的地盤(pán)上做買(mǎi)賣(mài),還沒(méi)錢(qián)孝敬我?!?br>
“再說(shuō)你這小娘子哪里來(lái)的,長(cháng)得倒是挺水靈,敢跟本大爺叫板?!?br>
那潑皮旁邊還有兩個(gè)打手叫囂著(zhù):“快滾開(kāi),要不我家少爺連你一塊兒打?!?br>
“本小姐在郡學(xué)堂里常聽(tīng)武教習說(shuō),都說(shuō)路見(jiàn)不平拔刀相助,今天這事我偏要管,不準你們欺負人!”

潑皮帶的那兩個(gè)打手聽(tīng)了少女的話(huà)便不干了,向她撲了過(guò)去。

少女身后跟著(zhù)兩個(gè)家丁也不甘示弱,護著(zhù)自家小姐,迎面和那潑皮的打手便扭打在一起。

但畢竟那兩個(gè)打手平日里到處欺負人慣了,打起來(lái)占了上風(fēng)。

潑皮見(jiàn)狀,露出他那猥瑣的笑容,兩只母狗眼瞇成了一條縫,酒糟鼻子擰著(zhù),徑首走向兩位女子,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(huà),“小娘子,你現在給本大爺道歉還來(lái)得及?!?br>
“哦?

是嗎,教我們武攻的老師曾說(shuō)過(guò),武藝不全為了攻殺,而是要強身健體,保護自己,也保護身邊的弱小。

我雖是一女子,也應當伸出援手,今天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!”

說(shuō)罷,女子抽出防身的扇子,向那破皮砸去。

一下、兩下,三下,潑皮左躲右閃笑了笑,跳出圈外。

“哎呀,小娘子,想不到你還會(huì )兩下三腳貓的功夫,本大爺對你的容忍可是有限度的,識相的就走開(kāi),不然可別怪我對你動(dòng)粗了?!?br>
那女子不再答話(huà),左手擺出防御式,右手緊握扇子,扇尖朝向潑皮,做好隨時(shí)攻擊的姿態(tài)。

那潑皮也不再讓步,揮起右拳向女子掄去。

扇子是用木頭制成的,不那么結實(shí),也不那么具有那么高的傷害,所以男子才有恃無(wú)恐。

但出乎意料的是,兩個(gè)人一交手,竟打了個(gè)平手。

男子雙臂胡亂的揮舞著(zhù),打著(zhù)王八拳。

女子用扇子左招右架,時(shí)不時(shí)的刺向潑皮,也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。

動(dòng)手不多時(shí),女子突然俯身,使出一招掃堂腿,掃那潑皮的雙腳,潑皮縱身跳起躲過(guò),正蹬向女子小腹。

女子側身避開(kāi),用出了一招野馬分鬃,接著(zhù)又出了一招順水推舟,將男子向后猛的一推,男子踉蹌著(zhù)往后倒退了幾步。

緊接著(zhù),女子跟步上前,用了一招雙峰貫耳。

潑皮大吃一驚,心想:我要是被這一招打上,恐怕輕則重傷倒地,重則我命休矣……

小說(shuō)《新仙神時(shí)代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