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最新章節


“??!你饒了我吧!南哥!南哥,我真的知道錯了!”

看著(zhù)瘋狂撞擊隔板的比特犬,樸熙道根本無(wú)法保持鎮定,整個(gè)人都歇斯底里起來(lái)。

“哐!”得一聲!

第一道隔板猛地拉開(kāi),比特犬嗖一聲竄出一格,又被下一塊隔板擋住,撞的得整個(gè)籠子都晃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

瘋狂嘶吼的比特犬給樸熙道造成了極大的恐嚇,它早已忘了所謂的主人,在面前的只有一頓美餐!

“呼!”

樸熙道趕忙咬住自己舌頭,拼命讓自己平靜下來(lái),巨大的恐懼讓他整個(gè)人都顫抖不已。

南安冷冷開(kāi)口,“我問(wèn),你答?!?br>
“你們,是怎么害我妹妹的,除了她暈倒以后的事情,其他的,我都要知道?!?br>
南安想知道,整件事情中,還有沒(méi)有漏掉的人。

“我說(shuō)!我說(shuō)!”

樸熙道不敢再有半點(diǎn)隱瞞。

“是柳非然!”

“她一直是頂峰中學(xué)的?;?,后來(lái)你妹妹來(lái)了學(xué)校,大家都說(shuō),你妹妹比她還好看!是平民?;?!”

“柳非然暗地里很不開(kāi)心,經(jīng)常跟我說(shuō)頂峰中學(xué)只能有一個(gè)?;?,她還,還經(jīng)常對另外的女生說(shuō),南萍萍看不起她們這些憑關(guān)系進(jìn)學(xué)校的人?!?br>
“南萍萍,你妹妹慢慢就被孤立了!”

“后來(lái),柳非然就經(jīng)常讓我帶人,經(jīng)常,經(jīng)常欺負她?!?br>
南安手指捏緊,“怎么欺負的?說(shuō)清楚!”

樸熙道滿(mǎn)臉恐懼,顫巍巍地開(kāi)口,“剛開(kāi)始,就是故意往她桌子上倒墨水,把她關(guān)在體育室,后來(lái),后來(lái)他們膽子越來(lái)越大,會(huì ),會(huì )拉他到器材室脫她衣服,扇她耳光?!?br>
“他們,是哪些?”

“每次,人不太一樣,有趙麒麟,王奇,還有李款、吳人杰這些人都,都去過(guò)?!?br>
樸熙道又陸續提到幾個(gè)人,都是在之前的論壇名單上。

南安牙關(guān)緊咬,“看來(lái)都沒(méi)冤枉他們!”

“繼續說(shuō)!后來(lái)你們怎么把萍萍騙出去的???”

南萍萍的性格南安最清楚,每個(gè)月離校,她都只會(huì )到哥哥租的地方玩,絕對不會(huì )跟其他同學(xué)出去。

所以這幾個(gè)小畜生,肯定用了什么方法把南萍萍騙了出去。

“我,我……”

樸熙道吞吞吐吐起來(lái),他以為南安還沒(méi)看過(guò)那段視頻,知道接下來(lái)的事情說(shuō)出來(lái),南安絕對不會(huì )留他的命!

南安沒(méi)有廢話(huà),起身抄起一個(gè)錘子重重砸在樸熙道手背的傷口上!

“?。。?!”

好不容易忍耐下來(lái)的樸熙道頓時(shí)慘叫,剛控制下來(lái)的心率瞬間飆升!

“哐!”

“哐!”

兩道隔板猛得拉開(kāi),比特犬接連沖出兩格!

“汪!汪!”

最后一道隔板在比特犬撞擊下,如同紙板一樣脆弱,好像下一秒就會(huì )破裂!

樸熙道嚇得褲子里面屎尿流了一堆,一陣惡心難聞的味道彌漫開(kāi)來(lái)。

他把舌頭都差點(diǎn)咬斷了,就為讓自己能冷靜下來(lái)!

巨大的恐懼讓他難以平復,可越難以平復他就會(huì )感覺(jué)到更大的恐懼!

如今,他寧愿南安給他一個(gè)痛快!

南安目光極其冷酷,“繼續說(shuō)!”

“是,是柳非然騙她,騙她說(shuō)自己也經(jīng)常被欺負,還做了自己被欺負的假視頻,你妹妹應該是感同身受,慢慢就和她成了朋友?!?br>
“然后,柳非然就給她喝了有藥的飲料,再,再讓我把她帶到我家的酒店,然后我們就……”

南安額頭已經(jīng)青筋遍布,沒(méi)想到這個(gè)柳非然惡毒到這個(gè)程度,甚至利用妹妹的同情心反過(guò)來(lái)害她!

“夠了!”

他不想再聽(tīng)下去,努力平復自己,“最后一個(gè)問(wèn)題!”

“警局里面給你提供消息的,是誰(shuí)?”

樸熙道不可思議得看著(zhù)南安,隨即毫不猶豫得回答,“副警長(cháng),劉偉!”

“他欠了我家賭場(chǎng)不少錢(qián),所以讓他幫忙沒(méi)有不幫的?!?br>
這就是幫兇!

本該是受害人依仗的人,卻成了幫兇!

南安默默在計劃中加上劉偉這個(gè)名字,“可以為錢(qián)給樸家賣(mài)命,就也會(huì )為其他東西反咬樸家一口!”

“南哥!我都說(shuō)了!知道的我都說(shuō)了!”

“你放了我吧!我以后給你當牛做馬,我爸死了他的錢(qián)全是我的!我都給你!都給你!”

“饒了我吧?。?!”

南安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樸熙道的哀嚎,拍了幾張他屎尿橫流的照片,轉身走到電箱旁邊。

“接下來(lái),讓全灣港的人,都看看你樸公子的風(fēng)采吧?!?br>
說(shuō)完,南安拉下電閘,巨大的摩天輪緩緩啟動(dòng)。

“你要干什么???你放過(guò)我??!”

“我是畜牲!我真的知道錯了??!”

樸熙道整個(gè)人都被驚嚇地瘋癲起來(lái),心率在巨大恐懼下再次飆升!

“汪!”

最后一塊隔板拉開(kāi),兇猛的比特犬狂叫著(zhù)沖出,一口咬在主人的目標上,并且拼命撕扯!

“?。。。。。?!”

隨著(zhù)摩天輪的轉動(dòng),一人一狗緩緩升高,哪怕這樣,比特犬也是抓著(zhù)聾子死不松口,樸熙道悲慘的嚎叫從半空不斷傳來(lái)。

升到最高處,南安關(guān)閉了電閘,看了一眼半空中的場(chǎng)面:

“可惜,不能回收重復利用,復仇,還挺花錢(qián)的?!?br>
說(shuō)完,南安轉身向微微放亮的遠處離去。

日出,游樂(lè )園保安伸了個(gè)懶腰,而門(mén)口早已聚集了一大幫人,正是起早來(lái)游樂(lè )園排隊的人。

“鬧哄哄的,這是在看啥?”

保安順著(zhù)人群視線(xiàn)看去,剛抬頭就看到摩天輪上掛著(zhù)一個(gè)東西,左右搖擺。

“那是,個(gè)人???”

“快!游樂(lè )園這邊出大事了,有個(gè)人被掛上了摩天輪!”

“我也看到了,我表哥去游樂(lè )園看到的,太慘了,老二都被咬爛了?!?br>
游樂(lè )園的照片迅速傳了出去,而南安十分合時(shí)宜地匿名發(fā)布了拍的高清照片。

照片一出,在早起的網(wǎng)上沖浪者中引起軒然大波。

“這人好像是樸熙道吧?那個(gè)天韓酒店集團的公子爺?”

“對對,就是,昨天就是他在學(xué)校門(mén)口放狗咬人!這狗好像就是他的!”

“臥槽!那是屎?jiǎn)??那狗為了吃屎爬這么高?”

“真是報應啊,被自己狗咬死!”

“呵,那什么天韓集團牛皮哄哄的,沒(méi)想道自己太子爺被掛天上了,還屎尿亂飛?!?br>
“哈哈,不知道是哪位大俠仗義出手?!?br>
整個(gè)早上,“樸熙道”和“天韓酒店集團”被討論上了熱搜,南安再次十分合時(shí)宜地,將天韓集團壓下的各種新聞再次翻了出來(lái)。

這就像一條導火索,直接點(diǎn)燃了輿論,網(wǎng)上越來(lái)越多人開(kāi)始挖起來(lái)天韓集團的陳年惡事。

“這天韓酒店之前說(shuō)里面開(kāi)著(zhù)大賭場(chǎng)呢!我有個(gè)老表之前做生意的,進(jìn)去一趟輸得褲子都沒(méi)了!”

“不止啊,我鄰居的女兒之前就在里面兼職,不知怎么的就從65樓跳下來(lái)!我鄰居后來(lái)也不見(jiàn)了?!?br>
“對對,我也記得那事,后來(lái)天韓集團澄清是小情侶開(kāi)房,結果吵架了!”

“誰(shuí)信啊,那可是65樓!一晚得多少錢(qián)?那是普通小情侶去得了的地方嗎?”

網(wǎng)上的討論愈演愈烈,而在灣港一處私人醫院內,天韓集團亞區總裁樸志斗早已怒不可遏。

“聯(lián)系盛皇傳媒,這幫螻蟻太吵了!告訴他們,多少錢(qián)都行,我只要把這些底層螻蟻的消息壓下去!”

朝集團公關(guān)吼完,他回頭看著(zhù)病床上血肉模糊的樸熙道,抖著(zhù)一身肥肉開(kāi)口,“醫生怎么說(shuō)?”

“沒(méi)有生命危險,但是完全失去生育功能,雙腿也完全殘廢,而且,而且……”

“說(shuō)!”

“少爺受了太大的刺激,精神已經(jīng)完全失常,終生癡呆的可能性,很大!”

“欸西八!”樸志斗一腳踢倒一旁汗如雨下的鄭鐵,“一幫廢物!”

“查!打劉偉的電話(huà),告訴他必須把害我兒子的人找出來(lái)!”

小說(shuō)《復仇指南:開(kāi)局向?;◤统稹吩囎x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》》》繼續閱讀《《《

點(diǎn)擊閱讀全文

上一篇 1分鐘前
下一篇 1分鐘前
欧美综合操,9色在线视频,操操操操网,天天摸天天碰成人免费视频